2015-7-8《特別假期(2015年9月3日)條例草案》議案辯論

七月 17, 2015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政府建議將今年9月3日訂為一次過特別假期,方便市民參與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日的各項活動,是完全沒有爭議的。

八年抗戰,可歌可泣,他不但展現了中華民族堅韌不屈的民族精神,同時為結束二次大戰作出了重大貢獻。無論從民族的影響,對歷史的發展,抗戰勝利對中華民族有劃時代的意義。把抗戰勝利列為紀念日,理所當然。

紀念抗戰並不是把歷史的新仇舊恨重翻一遍,製造更多的仇恨和敵意,而是讓參與戰爭各方,共同面對戰爭的罪惡,深切反思,領悟和平、生命的可貴,紀念無數在戰爭失去生命的同胞。年復一年,一代接一代,警惕大家,不要再犯前人的錯誤。

在殖民地時代,香港亦有重光紀念日假期。今年是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特區政府把9月3日定為額外的公眾及法定假期。我不理解政府不把抗戰勝利日定為恒常假期的原因。在一個民族生死存亡的關口,我們無數的先輩為國捐軀,成就了民族的再興,每年為之紀念,正當不過。我促請政府不單把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定為公眾及法定假期,而是把每年的抗戰勝利紀念日都定為公眾和法定假期。

主席,作為勞工界的代表,必須在這裡重申,把假期分為公眾假期和法定假日的做法已經過時,我要求政府盡快檢討公眾和法定假日的安排,把兩者合二為一,把公眾假日和法定假日看齊。

謹此陳辭。

2015-6-18 就修改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提出的議案 議案辯論

六月 18, 2015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無論持什麼立場,對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如何理解,香港市民是希望選舉制度能更加民主,這是社會最大的共識。根據基本法附件二的規定,政改方案必須得到立法會三分二議員同意,才能通過,因此,如果社會大多數市民支持政改方案,立法會應責無旁貸,支持方案,若方案得不到大多數市民支持,議員便要自己決定,是否支持方案。

我所屬的港九勞工社團聯會,在4月下旬就政改方案以問卷形式徵詢屬會會員意見,共發出約2000份問卷,收回1,328份,撇除了8份空白問卷外,有效問卷為1,320份。當中有七成的受訪者認為立法會應通過政改方案,認為不應通過約有一成,無意見的則有一成二,這是我支持政改方案的主要考慮。

主席,香港社會已嚴重撕裂,政改方案通過與否,都不能根治社會撕裂的情況。特首日前表示,若政改方案遭否決,政府將集中精力解決民生問題,但我擔心一個民意撕裂對抗的社會,要集中力量解決任何問題,都不容易。要如何把社會撕裂的傷口愈合,並不容易,我希望無論是中央、特區政府、以至不同黨派,不同立場的市民,都能從今次政改爭議中有所領悟,把傷口治合,推動香港,繼續向前發展。

謹此陳辭

2015-6-4 整筆撥款津助制度 議案辯論

六月 8, 2015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今日張國柱議員動議的議案,是針對政府自2001年起在社福界推行代替過往津助制度的「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政府推出整筆撥款制度的原意,是讓津助制度變得簡單靈活,給予非政府機構更大的財政自主權,更有效調配資源,提供服務。

然而,整筆撥款政策由醞釀,以致落實這十幾年來一直備受爭議。現時香港大部分政府資助的社會福利服務都由非政府機構營辦,而這些非政府機構的資金則是來自政府的撥款。在非政府福利機構的開支中,個人薪酬平均約佔八成。非政府機構如何運用政府的撥款去處理薪酬水平、員工架構、合約管理等事宜,會直接影響社福機構員工的流動及士氣,從而影響政府資助社福服務的服務質素。事實上,一筆過撥款政策為機構帶來財政彈性之餘,亦引發不少問題,當中最明顯是員工的薪酬待遇得不到保障,相同工作性質的員工因機構的政策不同而有不同的待遇,甚至相同機構入職時間不同有不同薪酬和聘用條件,有機構為了節省開支,不惜以較低資歷取代以往較高資歷的職位,或提供自願退休方案,使大量資深員工流失。這些種種現象導致員工之間分化、士氣低落、人才流失,從而導致政府資助社福服務質素下降。

在2008年時,政府曾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檢討整筆過撥款政策,但委員會的建議並未能有效地解決整筆撥款所帶來的各種問題。舉例說,有關同工同酬的問題,報告只講述社署員工和非政府機構員工之間難以建立「同工」的概念,以圖消除「同酬」的期望。對於因不同時間入職而造成機構內的同工不同酬,報告卻沒有提到,對員工的薪酬調整追不上通脹、機構把應用於員工薪酬方面的撥款用到其他地方去等問題,只提出制訂一個沒有約束力的《最佳執行指引》來迴避問題。

整筆撥款制度推行已十多年,當中既經歷過檢討,卻依然百病叢生,一來各種員工待遇的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二來不利整個社會福利服務的規劃。社會福利是人的服務,無論是對提供服務者和服務對象來說,以人為本都是整個社會福利政策的核心,我認為當局應為社會福利的長遠利益著想,重新為一筆過撥款政策定位,在為機構提升服務的靈活性和保障機構員工薪酬待遇間取得平衡,推動社福服務的發展。

2015-6-4 立法制訂標準工時 議案辯論

六月 8, 2015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標準工時委員會經過一年多的討論,終於達成初步共識,同意透過立法規管工時。勞工界支持這個遲來的共識,但我必須指出,在這共識下的立法框架,仍沒有具體方案,勞工界會密切關注,寸土必爭。

事實上,香港長工時的情況一直受人詬病,根據2014年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報告 的統計,保安服務、超級市場及便利店的從業員每周工時中位數都超過55小時,中式酒樓菜館從業員更長達60小時。上月有工會召開記者會 ,指出工時過長衍生大量問題,當中包括逾7成受訪廚師身體勞損或曾受工傷,9成受訪者因長工時引發家庭問題,長工時明顯與政府經常掛在口邊的工業安全與家庭友善政策背道而馳。

在六、七十年代,香港僱員工資低、勞工保障殘缺不全,但加班開夜,都有超時補水,在一些大時大節如農曆年上班,工資是以雙工甚至三工計算。僱主要求僱員加班工作,付出比原本時薪更高的金額作補償,合情合理,但明顯,現時勞動市場並不在情理之中,加班補水的情況已不多見。標準工時委員會的顧問報告發現,接近60萬的打工仔女在受訪前7天曾無償加班。這是說僱員為僱主超時工作,不但沒有額外的補水,甚至連應有的薪酬也沒有。立法保障標準工時,是要保障勞工最基本的權益,勞動必須有價。

部分僱主團體高調反對立法制定標準工時,反對的理由與當年反對立法制定最低工資如出一轍。在最低工資立法前,部分僱主團體以至本會的商界代表,均稱最低工資將大大打擊本港經濟,並導致大量低收入僱員失業。事實證明,自立法最低工資,這幾年本港經濟平穩發展,失業率更屢創新低,證明保護勞工權益的政策不一定與經濟發展有衝突。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曾在2011年訪問南韓 ,為實施標準工時取經,發現南韓於2004年首階段實施標準工時後,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由2004年的逾21000美元,逐年上升至2010年的逾29000美元,升幅達34%。可見標準工時不利經濟發展的講法不符事實。

近日,有傳媒報導,政府有意將月薪1萬元、1.2萬元及1.5萬元三個工資水平劃線,研究以此工資水平訂立標準工時,對勞資雙方的影響,這意味着政府無意解決工資1.5萬元以上僱員長工時問題。工時長是整體僱員的問題,不僅影響月入在1.5萬或以下僱員的健康和家庭,若在研究階段,政府便自劃為牢,把範圍縮窄到月入1.5萬元下的僱員,我很擔心若要落實標準工時立法,薪酬標準還會進一步調低,未來,即使標準工時立法,香港大部份僱員工時過長的問題仍無法解決。

主席,我要求政府在研究制定標準工時保障範圍階段,把工資水平線提高,增加如1.7萬元、2萬元以至2.5萬元等不同等級別,讓社會全面了解設立標準工時的影響,有利討論立法保障標準工時的範圍。

此外,我所屬的港九勞工社團聯會建議標準工時應訂於每周44小時,超時工作應以僱員工資的1.5倍工資計算。我期望政府盡快立法制定標準工時。

謹此陳辭。

2015-4-15 2015至16年度財政預算案辯論

四月 15, 2015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我不知是否要恭喜財政司司長,據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民意調查顯示,對財政預算案非常滿意和幾滿意的市民合共達37%,是曾俊華先生擔任財政司司長,發表的8份預算案中第二份最多市民認同的預算案,甚至比2011年的派錢預算案還要受市民歡迎,這可說是當下社會嚴重撕裂情況下一個奇蹟。

事實上,今個預算案紓解民困的措施和以往的並沒有分別。提高供養父母或祖父母免稅額、寛減薪俸稅和差餉、綜援出三糧和代繳一個月公屋租金,這些都是耳熟能詳的措施,並沒有新意。但這成了財政司司長最受歡迎的預算案,我認為與司長運用期望管理出神入化有關,在預算案公佈前,傳媒有不少令人擔心的報導,如預算案今年不再派糖、預算案會大幅提高煙稅和車牌費用等,這些擔心隨着預算案的公布一掃而空,市民對預算案的滿意程度便上升。

在預算案引言裡,財政司司長談及佔中行動,認為「今次事件所凸顯的社會問題,並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更不是一朝一就可以解決,社會必需要有耐心,以理性、務實的態度,逐步拉近分歧,尋求共識。如果我們任由爭拗持續下去,香港的發展勢必陷入泥沼。」我完全同意司長這一段分析。但司長在位八年,對這個非一朝一夕形成的社會問題有沒有責任,今天,這個措施一如既往的財政預案對解決問題有沒有幫助,答案是顯然易見的。

在財政司司長任職的8年裡,香港的貧富懸殊越演越烈,2012年香港的堅尼系數達0.537的新高後,政府便不再發放堅尼系數的數據,但自2012年後,香港的貧富懸殊紓緩了,還是更加嚴重了,大家可從社會的矛盾對立裡印證;以樓市的升幅為例,反映樓價變動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今年3月是137.12,較曾俊華先生任財政司司長的07年上升了超過152%。在預算案的11段,司長說「整體租金上升,但是升幅普遍溫和」。據差餉物業估價處的資料,以40平方米以下的小單位為例,去年新界區升幅逾兩成、港島一成,九龍也逾7%,但兩年調整一次的最低工資,調整的幅度是8.3%,追不到兩年的通脹,更被租金的升幅大大抛離,這便是司長口中所說的普遍溫和。

問題出在哪裡,在兩年前我在預算案的辯論裡引用梁振英先生在出任特首前在報章撰文,指特區政府的理財政策有兩個誤區,一是以為只要不斷把蛋糕做大,不同行業、不同階層都分到更大份額,這就是滴漏效應的理論;二是以為中下層市民得到滴漏效應的照顧,因此香港至今沒有分配的意識和政策。我認為這是問題的癥結。

曾司長在預算案引言裡說香港社會問題並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很大程度亦是這原因,但在預算案裡,我看不到司長解決問題的決心。司長不打算解決當下的社會矛盾卻放眼未來的社會問題,在預算案裡司長公布要成立未來基金,每年撥出大量的財政盈餘為未來人口老化作準備,這是不解決當下財政再分配而去處理十年後的財政再分配,我不贊成這種做法。

在預算案的第10段財政司司長指出,儘管2014年維持全民就業,但投資開支表現疲弱,氣氛轉趨審慎。因此,預算案的105段所說需認真考慮輸入人力資源,為勞動市場注入新動力,便互相矛盾。我重申,現時建造業人手緊張,是可透過適量調節公共工程的數量和公共工程的優次得到舒緩。若建造業工程能持續平穩展開,從事建造業的工友能有長期穩定的工作的機會,毋須在工程量多的時候不斷加班趕工,增加工作安全風險,工程量少時要憂柴憂米,朝不保夕,這對建造業的職業安全以至建造業的健康發展都有幫助。

我歡迎政府今年再撥款一億元,透過建造業議會加強培訓更多熟練本地工人,應付人手需求。但香港每兩星期便有一名工友在工業意外中身亡,當中建造業更是重災區,政府必須做好職業安全,加強年青人對投身建造行業的信心,才可吸引更多年青人入行。本月初,港珠澳大橋地盤再次發生致命工業意外,這是該工程開展至今第五宗的奪命工業意外。政府不能再空講工業安全,必須有實質措施,避免悲劇繼續發生。

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演辭提到釋放更多婦女和年長人士的勞動力,措施包括投放一億三千萬元增加託兒服務,我認為這並不能解決問題。要釋放更多勞動力關鍵在於修改勞工法例「4.1.18」連續性合約的規定,把兼職員工納入僱傭條例的保障,避免兼職為主的婦女和年長人士受到剝削,以至盡快為標準工時立法,保障工作和家庭生活的平衡,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方法。

人口老化,要成立未來基金,為將來作準備,這是財政司司長不管當下長者的退休生活,要為十年後的長者退休生活作打算。周永新教授明明已提出了在理念上和財政上都可行的全民老年金方案,司長一句「隨付隨支」的退休保障安排最終難以維持便打發掉。若政府要求周教授團隊研究香港退休保障發展不能是「隨付隨支」方案,便早該在研究前說明,現時,面對周教授團隊的研究成果,政府態度又不願接受,反而令整個社會更難討論退休保障應如何展開。在預算案中只提及預留500億,作為未來退休保障的承擔。但前車可鑒,司長在2008年說在預算案預留500億支援醫療改革,七年過去了,一個七除八扣的自願醫保計計劃仍在諮詢市民意見。很大機會,未來基金十年之期約滿,社會的退休保障還在紙上談兵。起碼,政府現階段可做的,是取消強積金的對沖機制,但政府仍不願處理。

自願醫保計劃的諮詢期明天(16日)便會截止,現時自願醫保計劃的諮詢內容,有許多地方甚具爭議,特別是計劃推行的首年,40歲或以上的市民要在一年內決定是否參與醫保計劃,否則,便不再受理。我認為在年期上或機制上應有彈性,容許一年期滿後,40歲以上市民仍有機會投保;對於投保前已有病症的的市民,他們在參與醫保計劃的保障等候期比例亦需檢討,否則,難以保障市民的權益,此外,醫保計劃要吸引年青人參與,在諮詢文件的基礎上必須增加誘因。

主席,今年政府增加2540個編制職位,增幅1.5%,以回應市民對公共服務的要求。我支持政府增加公務員編制職位,事實上,公務員工會一直要求政府增加編制人手,取消外判和非公務員合約員工。我必須指出,政府於去年推行「0-1-1」計劃,要求三個年度內各政策局要節省2%的經營開支,現在一年過去了,計劃出現了一些不良反應。我的辦事處便收到兩類的投訴,有外判僱員指外判商削減他們的工時,影響收入;亦有公務員向我們投訴,指部門要求他們兼任外判僱員的工作。我促請財政司司長要求各部門節省開支之餘,亦有需要檢討0-1-1計劃的落實情況,避免在公務員隊伍和外判員工都怨聲載道,得不償失。而公務員一直要求改善公務員的醫療福利,例如增加中醫服務,希望政府能回應公務員團體的要求。

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