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7 潘兆平議員2015年工作報告

十二月 7, 2015 in 封面圖片, 最新消息, 議會事務 by poonsiuping

p1

p2

p3

p4

p5

p6

p7

p8

2015-11-26 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議案辯論

十一月 26, 2015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過去的一段時間,社會為了政制問題爭論不休,各方各持己見互不讓步,最終造成社會撕裂的局面。現在,政改爭議暫告一段落,卻要面對全球經濟下行的危機,如何修補各方關係、攜手面對環球經濟下滑的挑戰,解決民生問題從而改善基層市民的生活,實在是政府的當務之急。

環球經濟放緩,內地經濟發展轉型對香港經濟的影響開始浮現。有金融分析機構估計,明年的失業率將升至4.5%,失業大軍會增加4萬多人。香港沒有任何的失業保障措施,但不少打工仔女卻是「月光族」,一旦被裁員,便手停口停。我一直要求政府成立失業貸款基金,失業人士重新就業後分期攤還貸款。以貸款形式援助失業人士,不會對公帑造成沉重負擔,同時亦是經濟下行時的救人措施。

內地訪港旅客人數下降,首當其衝的就是本港的旅遊業、酒店業及零售業。今年上半年,部份專營內地團的旅行社已出現經濟困難,一些甚至已經倒閉。我亦收到一些個案,有前線導遊在旅行社倒閉後,無法追討接待旅行團時墊支的款項,如餐飲或遊樂場入場劵費用等。現時,旅遊業議會有規定禁止導遊不合理地墊支費用,但實際上墊資情況依然存在。面對未來旅遊業可能會進一步萎縮,我希望政府先採取措施,保障僱員權益,同時亦須重新檢討本港的旅遊業方針,加強開發本地的旅遊資源,吸引更多不同地方的旅客訪港。

今年五月,政府在未有勞顧會共識下強推「補充勞工計劃」的「優化」措施,容許輸入的技術工人為同一承建商在多於一項公營工程項目工作。計劃名為「優化」,實際極易濫用,可謂輸入勞工的無掩雞籠,會影響本地工人的就業和待遇。在經濟下行,失業率上升的情況下,我要求政府盡快取消相關計劃,保障本地工人就業。

在我們當前,有數個民生的大議題正在進行諮詢,包括退休保障及標準工時,這些議題其實已討論過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並對於政府曖昧含糊的態度感到不滿。我提醒政府,政府以拖字訣處理重大的民生問題,最終只會演變成重大的政治問題,而更令人遺憾的是,政府在處理一些民生問題時,更刻意強化當中的政治因素,進一步分化社會,全民退休保障便是一個明顯例子。

全民退休保障在社會已討論了很長時間,正反立場、財政的可行性等已有相當深入的討論,全民退保何去何從,關鍵已不在民間社會,而是政府的態度。現時,政府仍要就全民退保諮詢公眾意見,並把全民退保的名稱改為不論貧富的退休保障計劃,這是明目張膽在民生問題上撕裂社會,煽動不同階層對立攻擊,這樣的諮詢無論結果如何,對社會都有極大傷害,何況,政府的立場已清楚反映在諮詢的題目上。

主席,政治是眾人之事,討論政制如是、討論民生政策也如是。關鍵在於在討論的過程政府有否關顧到社會各階層所需,持平公正的作決定,使各方彼此尊重互信。我懇請政府從善如流,重視、接納不同的聲音,在制定政策時中立地平衡各方利益。

謹此陳辭。

2015-11-22 就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向行政長官表達意見

十一月 12, 2015 in 議會事務 by poonsiuping

o_07e462964eb4d802-0o_07e462964eb4d802-1o_07e462964eb4d802-2

2015-11-12 強化職業教育 修正案

十一月 12, 2015 in 動議議案與修正案, 議會事務 by poonsiuping

鑒於本港出現嚴重人力資源錯配,本會促請政府全面檢討現行教育政策,大力推動及強化‘理論與實踐’並重的職業教育;於校外,包括加強宣傳和提升職業教育的重要性、鼓勵同學選擇修讀職業教育課程、加強大專院校課程與職業教育的銜接,以及在政府招聘政策上加強職業教育的資歷作為聘用條件;在傳統學校層面,政府應聯合工商企業和社會上不同機構組成‘學生實習平台’,為中學生及大專學生提供不同種類的實習機會,讓青年人有機會親身接觸不同職場的實際情況,幫助他們盡早選擇適合自己的職業;於校內層面則增加生涯規劃導師培訓課程的學額及支援,令導師掌握各種最新的理論、實務知識和輔導技巧,從而協助導師引導學生按個人興趣、志向及能力作出升學和就業選擇,以完善生涯規劃教育的政策。

註: 潘兆平議員的修正案以粗斜字體或刪除線標示。

2015-11-12 強化職業教育 議案辯論

十一月 12, 2015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我們正處在一個全球大變動的年代,一方面面對全球一體化的衝擊,不同地域的人才直接競爭;一方面面對科技發展的日新月異,一些傳統的職業、甚至專業愈來愈多被智能機器取替。香港的教育制度如何與時並進,培養人才,這不但是為青年學莘找尋工作出路,更關乎香港能否持續發展,不致衰落。

中國人一直重視教育,由過往的「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到現代社會的「工字不出頭」,這反映了我們重視教育的傳統,但同時反映我們對教育的理解有所偏差。若我們今天討論職業教育,仍只是圍繞在傳統文化中學裡加強同學的實習機會,以至完善生涯規劃,是遠遠未能達到強化職業教育,全方位為香港培訓人才的目標。

我們的教育制度,是承襲傳統重文輕工的傳統。現時政府為公營學校學生提供12年免費中小學教育,在完成初中課程後,學生一般可在原校升讀高中課程或轉修由職業訓練局開辦,並獲政府全費資助的全日制職業訓練課程。在2014年9月,就讀全港395所公營中學的學生有30多萬名,但同年,職訓局透過轄下各院校只招收到2萬多名中三或中六離校生就讀全日制課程,數目佔公營中學不足一成,收生比例並不理想。但在2013至14年,自資和資助副學士學位課程便近4萬個,遠遠高於職訓局提供中三或中六生的全日制課程的招生。

副學士成立至今,定位不明,質素參差,社會認受性低,並且,為了解決副學士的出路問題,又要在大學預留資源,容許小部分的副學士能銜接大學,繼續升學。更大問題是副學士與職業教育同時爭奪不在傳統學校裡繼續升學的同學,直接打擊了職業教育的發展。為了強化職業教育,政府必須全面檢討副學士制度,由職業教育取替成為青年學生的主要進修出路,並大量增加職業進修課程與大學銜接的學額。這樣才能真正的幫助香港的職業教育發展。

在今年七月,政府的「推廣職業教育專責小組」發表報告,建議重塑職業教育和培訓的定義,定位為職業專才教育,課程可達學位程度,並建議政府加強推廣,改變社會輕視職業教育的態度,我支持小組的建議。但要達到小組的目標不能只在門面上做功夫,必須切切實實強化職業教育,包括挽留、強化前線師資人才,吸引青少年入讀,令職業教育的畢業生不會遜於傳統學校,這方面,報告內容仍相當空泛。

職業訓練局(簡稱職訓局),在職業教育裡擔當關鍵角色。據職訓局前綫員工反映,自職訓局與政府脫鈎,自負盈虧運作,前線員工的工作愈來愈繁重,職業也愈來愈不穩定。職訓局現時不少是以兩年、甚至一年的形式不斷續聘職員,過往工作滿六年便可轉長約的機制名存實亡,在2014至15年職訓局員工總數達5700多人,但工作多於6年的固定合約員工只有508人,職業的不穩定性嚴重影響職訓局的教育工作。

近日醫管局的高級醫生要求額外加薪3%的情況在職訓局同樣出現,職訓局按舊制支薪的員工理應隨公務員的薪酬調整,合資格的員工額外加薪3%,但有職員指出,職訓局在減他們人工時,便要跟隨公務員隊伍,但今次薪酬調整,又以與公務員隊伍脫鈎來當借口。

香港要推廣職業教育,職訓局要在作育英才與商業運作的模式中取得平衡,我希望職訓局能妥善處理與前線員工的分歧,携手為香港職業教育作出貢獻。

除了職訓局外,在2000年教育改革後政府鼓勵成立的三所特色高中,包括公理書院、明愛華德中書院,以至兆基創意書院,他們處在職業教育和傳統教育之間,但在教育和資源都被忽略,政府應重新檢討特色高中的定位,若肯定特色高中的作用,應增撥資源和推廣發展。

在今年5月,立法會的研究組發出了一份“德國的職業教育及訓練”的資料摘要,我看後百感交雜。德國有源遠流長的學徒訓練傳統,香港不能相比。但報告指出,德國的商界普遍把培訓視為投資,單在2013年,德國僱主每月便為每名學徒培訓承擔約15,000港元。近年,香港建造業發展蓬勃,香港僱主團體叫得最響便是擴大輸入勞工,但少有在職業訓練上為香港的年輕人作長遠承擔。以今年本會通過發展局撥款1億元,供建造業議會培訓半熟練和熟練工人為例,建造業議會既要提供學員培訓津貼,甚至要為參與培訓的導師補償僱主生產力的損失。

我不會幻想香港的僱主與德國僱主一樣,對職業培訓作出比公帑更大的承擔,但香港的僱主在職業教育上承擔更大責任,是合情合理的,而政府亦應提供誘因,鼓勵僱主主動承擔職業訓練的責任。此外,在政府的招聘政策上加強職業教育作為聘用條件,只有在多管齊下,香港的職業教育才能落地生根,更好地為香港培訓人才。

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