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2014年強制性公積金計劃(修訂)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一月 22, 2015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現時的強積金條例運作未如理想,引起社會人士對強積金有很大意見,今次,政府修改條例,改善強積金計劃的運作,儘管這些改善和市民的理想仍有很大的距離,在原則上仍是值得支持的。

要真正改善強積金的運作,必須有幾個方面的修正,這包括取消強積金的對沖機制,避免原本已不多的強積金在對沖後所餘無幾;降低行政費,保本基金的累算權益能追上累積通脹,讓保本基金能真正保本;此外,要為家庭照顧者提供強積金安排,但這些改善強積金運作,保障僱員退休生活的措施都不在今次的修訂條例裡。

在條例草案審議期間,有議員提出公共受託人的概念,提供一個回報穩定的強積金,但很遺憾,政府以與積金管理局的法定職能不符,及不能達致經濟效益為由拒絕考慮。

即使條例草案內已有一些修補建議,我認為仍未盡人意。政府打算在委員會審議階段,把條例草案建議的,每年不少於12次免費提取累算權益修訂為4次,法案委員會對此有不同意見,我對政府的修訂有所保留。我不同意以增加行政成本為由,削減市民一些合情合理的權利,要減省強積金的行政成本和增加效率,亦不應建基於犧牲市民的權益。若政府的修訂案獲得通過,政府應盡快檢討恢復12次免費提取的可能性。

條例草案其中一個重點,是讓罹患末期疾病的人士可提早領取強積金,按條例規定,只要是註冊西醫生或中醫證明罹患末期疾病,預期只餘下12個月壽命,便可提前領取強積金的累算權益。但若註冊醫生認為病人只有年半壽命或兩年壽命又如何?以至條例草案委員會內有委員建議,身患危疾是否可成為提前領取強積金,而不是如條例草案的建議,要硬性規定預期只餘下12個月壽命,我認為這些都可以再討論。

所謂「病向淺中醫」,若醫生證明病人身患危疾,我看不到政府有理由不容許市民動用積金的累算權益來醫病。我希望條例通過後會再檢討12個月預期壽命的限制,如罹患危疾,即使預期長於12個月壽命,是否仍可提早動用一定比例的強積金累算權益,作指定的醫療開支。

主席,最後,我歡迎條例草案放寬對違犯強積金條例的僱主的檢控時限,由罪行發生起計6個月延長至3年。理論上,檢控期越長,越能有效懲罰違犯強積金條例的僱主,故此,檢討的時限宜寬不宜緊,我希望政府未來仍會檢討放寬檢控時限的空間。

謹此陳辭

2015-1-21 打擊保險詐騙活動 議案辯論

一月 22, 2015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今個動議是討論打擊保險詐騙活動,我會從勞工的角度出發,指出現時勞工保險不同漏洞,引發出的瞞騙保險行為,這些行為不一定是要騙取更高的保險賠償,而是相反,隱瞞工傷或少報工傷,甚至不向保險公司索取賠償,以減低勞工保費的開支,這同樣是不誠實,瞞騙現時的保險制度。

現行法例規定,僱主必須為僱員購買勞工保險,原意是保障僱員的工傷意外,僱主透過購買保險,分擔風險。但現時靠私人市場提供勞保,以保障僱員工傷意外賠償的做法明顯不能解決問題。在2013年,勞工處發出了超過九百張因違反《僱員補償條例》而被定罪的傳票,當中幾乎都涉及沒有購買勞工保險,較2012年上升超過兩成,比2011年上升超過3成。

僱主不為僱員購買勞工保險的違法行為增加,有不同的原因,但勞保費用大幅增加是原因之一。據保險業監理處2013年年報顯示,在2011年有關僱員保償業務價格上升了8%,2012年上升了36.4%,相信近兩年的升幅更為厲害。但勞保費用大幅增加並不是保險公司要賺大錢,保險業監理處同年的年報指出,2011年保險公司在僱員保償的利潤率減少了8%,2012年減少了16.3%。整個勞工保險制度便出現了一個奇怪現象,勞保費用不斷增加以至有僱主鋌而走險,不幫僱員購買保險,保險公司因勞保風險不斷增高,盈利潛力下降亦不願接受勞保的生意。

造成現時勞保僱主、保險公司兩面不討好的情況,政府要負上相當大的責任。勞工保險是按工種風險高低定價。近年,建造業的致命工業意外大幅增加,是勞保費用高企不下的原因。建造業成了全港最高風險的行業,衍生種種惡果,當中包括年青人不願入行、勞保成本不斷上漲等。我在本會以一再要求政府採取措施,加強建造業的安全,但政府仍無動於衷,還倒果為因,要輸入外勞。

勞保費用不斷增加,除了引發僱主知法犯法,不買勞保外,還出現隱瞞工傷,私下解決,以至假自僱等問題,出現僱員、僱主、保險公司三輸的局面。

現時的「僱員補償聯保計劃」只是協助在市場上未能購買勞保的僱主,提供後援巿場,不能解決勞保三輸的困局。此外,聯保計劃手續繁複,當中僱主需提供證明,最少三間保險公司拒絕他購買勞保,聯保計劃才會處理。我曾接過投訴,指保險公司藉詞拖延提供證明,令僱主無法合時為僱員購買勞工保險。

勞工界多年以來要求設立「中央僱員補償保險制度」,這亦是不少僱主代表的要求,這是勞工界和僱主代表難得一致的共識,我要求政府重新考慮設立中央僱員補償保險制度。

本人謹此陳辭。

2015-1-9 潘兆平議員2014年工作報告

一月 9, 2015 in 封面圖片, 最新消息, 議會事務 by poonsiuping

SKMBT_C28415010910340_0001

SKMBT_C28415010910350_0001

SKMBT_C28415010910360_0001

SKMBT_C28415010910370_0001

 

SKMBT_C28415010910371_0001

 

SKMBT_C28415010910380_0001

 

SKMBT_C28415010910381_0001

SKMBT_C28415010910390_0001

 

2015-1-1 勞聯報第181期:全面檢討職安政策

一月 2, 2015 in 封面圖片, 最新消息, 議會事務 by poonsiuping

06

政府最近公布了2014年上半年工業意外致命個案的宗數,在2014年上半年有15宗致命工業意外,較2013年上半年增加200%。隨着香港大興土木,致命工業意外亦有增加的趨勢,為此,去年11月,我在立法會提出動議,保障職業安全。這是我進入立法會後第二次提出相關的動議。

建造業發展蓬勃,帶動建造業的工資上升,工友能增加收入,改善生活,自然值得高興。但未來幾年,香港的建造工程壓縮在同一時間進行,亦有很大問題,如工友趁行業好景過分搏殺,由晨早踩到深夜,以地盤為家;又如港鐵多個工程同時展開,出現工程追不上進度,要加班趕工,這些都增加工業意外的風險。

政府的公共工程,應發揮調節建造業工程的波動,在行業興旺時減慢推出公共工程,在行業萎縮時,加快推出公共工程,這對行業的健康發展和工友的生活保障都有好處。
在保障職業安全健康裡,政府必須檢討職業病的範圍,把飲食和零售業工友常患的下肢勞損納為職業病,保障工友健康。而一個包括勞、資、官三方組成的委員會,全面檢討香港的職業安全健康政策,才能根本解決問題。,

2014-12-19 增加青年人向上流動的機會 議案辯論

十二月 19, 2014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今天動議的討論題目是增加青年人向上流動的機會,我認為要增加青年人向上流動的機會,主要涉及兩個多元,一是經濟結構的多元發展,二是教育培訓的多元發展。特首梁振英近日接受報章訪問時呼籲青年將眼光放在香港以外的地方。這話雖不能說是錯,但呼籲青年人放眼世界的前提,必須是解決青年人在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不足。

政府近年強調,香港經濟發展有四大支柱行業,分別是金融、貿易物流、旅遊和工商及專業服務,這是從香港的生產總值上劃分,得出的結論,但若要香港打造多元的經濟結構,並不是強化這些支柱,而是要在這些支柱外另尋出路。

經濟結構的多元發展,是一個很大的題目,我不打算在今天的動議裡展開討論,我把發言集中於教育,這個對青年人來說更貼身的政策。

上月我向特首梁振英提交2015年施政報告的意見,當中教育部分主要包括三點,分別是檢討副學士制度、增加資助學士學位、及加強青少年職業訓練。

政府在2000年起推出副學士政策,目標是在十年內大幅增加香港高等教育學額。經過14年的驗證,副學士課程成了高不成,低不就,學費高昂,出路狹窄的課程。政府有必要重新檢討副學士政策。

我們可以從數字上看到副學士的問題: 2013/14年度共有約32,000人報讀第一年副學士課程 ,但他們可升讀資助一年級學士學位課程有2,475個 ,高年級的課程有3,303個 ,並且,這5,000多個彌足珍貴的資助學位並非只針對副學士,副學士的同學還要和其它非聯招而及符合入讀大學資格的同學競爭,即使特首在今年初的施政報告宣佈,由2015/16學年起逐步增加高年級資助學額1,000個,亦只是杯水車薪,無法解決問題。

政府不願投放資源,增加大學的資助學士學額,但近年整體自資大學學額卻大幅增加,成了鮮明對比。2009/10年度,全日制經認可的自資學士學位課程學生僅有約14,000名,但短短五年間,人數急升至約30,000名。這正正反映因副學位的認受性不足,學生被迫再花昂貴的學費,升讀自資學士學位。政府應投放更多資源,進一步增加資助學士的學額,減少副學士課程,這對青年發展更為有利。

副學士是鼓勵學生沿着傳統的文化教育進修,因而衍生出種種問題,但在一個多元社會裡,職業教育本應是青年人向上流動的康莊大道。政府應重新審視職業教育,特別是現時不少勞動性的行業缺乏人手,若能為青年人提供穩定且有前景的晉升階梯,必然能增加青年人向上流動的機會。我促請政府全面檢討《學徒制度條例》及各項職業培訓計劃,為青年人提供多元的出路。

在職培訓亦是幫助年青人上流的關鍵。現時市面不乏進修課程選擇報讀,惟很多低學歷年青人,大多從事飲食業、零售業等長工時工作,放工已是深夜時份,沒有時間和精神進修。政府必須盡快為標準工時立法,避免僱員工時過長,年輕人才有時間進修。

主席,我所屬的勞聯自八十年代便一直倡議設立有薪教育假期,建議凡僱員為僱主工作滿一年,便可享有為期四天或以上的有薪教育假期。我期望政府能考慮以上的建議,為年青一代創造更美好的一頁。

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