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5 職業安全 書面質詢

十月 16, 2014 in 封面圖片, 最新消息, 議會事務, 質詢 by poonsiuping

關於本港的職業安全及工業意外,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本年一月至今,工業意外引致的傷亡人數為何,並按行業列出分項數字;

(二)二○一二年至今,當局每年引用《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第509章)和《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第59章)(包括它們的附屬規例)對僱主提出檢控的個案數字,以及被定罪僱主被判處的平均和最高的罰款/監禁年期為何;及

(三)二○一二年至今,當局引用《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分別對沒有按規定呈報僱員工傷事件或於呈報時提供虛假或誤導性資料的僱主提出檢控的個案數字,以及被定罪僱主被判處的平均和最高的罰款/監禁年期為何?

答覆: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10/15/P201410150420.htm

2014-6-25 成立未來基金以建立綜合退休保障制度 議案辯論

七月 2, 2014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因黃國健議員撤回動議,潘兆平議員無法就此議案發言)

主席:

在今年四月,我在立法會就財政預算案發言時,已表達了我對財政司司長有意把土地基金和每年部分財政盈餘,設立未來基金,推動基建發展的看法。我當時指出,香港首次徵收直接稅是在1938至39年,當年殖民地政府開徵直接稅的原因,便是社會要應付基礎教育,以至貧病幼弱的需要。我看不到任何理由,香港必須緊守一個向既得利益者傾斜的稅制,若我們的稅制未能追上社會的需要,我希望財政司司長能借機會全面檢討香港稅制,諮詢市民意見,這較設立未來基金更為實際。

我不同意成立未來基金發展基建,一個更根本原因是政府以財政承擔沉重為由,一直迴避全民退休保障的問題。在去年,財政司司長委任的「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一出,稱本港在七至十五年間可能會出現結構性財赤,入不敷支,財政司司長便急不及待要打土地基金和財政盈餘的主意,要撥出專款,設立未來基金,發展基建。

現時政府仍未向立法會提出未來基金的具體方案,但全民退休保障的進程已受到影響。據傳媒報導,財政司司長要求研究全民退保的周永新教授團隊,必須考慮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的數據,周教授的研究因此受到拖延。

主席,這些做法,對香港的長者很不公平,我支持香港發展基建,我同樣支持長者晚年要有退休保障,我不希望財政司司長要市民在兩者之中,二選其一,但若市民必須作出選擇,我會支持全民退保,因為若香港財政能力未能承擔基建發展,我們有其它途徑解決,社會亦可暫緩發展基建,但沒有退休保障,全港一百多萬的長者是沒時間等的,而設立全民退保的時機一過,整個社會都要負出巨大的成本。

謹此陳辭

2014-6-18 確保公營房屋及基建工程如期落成 議案辯論

六月 18, 2014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因田北俊議員撤回動議,潘兆平議員無法就此議案發言)

主席:

要確保公營房屋及基建工程如期落成,我相信社會上沒有人反對,但問題是,要確保公共工程如期完成,原因眾多,但勞工供應絕對不是一個主要原因。舉例來說,高鐵工程大幅延誤,這和是否輸入外勞完全沒有關係,香港的公營房屋供不應求,是土地供應不足還是勞工不足,社會早有共識,動議說確保各項公營房屋及基建工程如期落成,以保持經濟發展,卻不是針對工程延誤的主要原因,只單獨要求設立一個特別輸入勞工計劃,這擺明便是醉翁之意不在工程的進展,而是要另起爐灶,輸入外勞,勞工界反對擴大輸入勞工的立場是很清晰的,因此將會堅決反對動議。

有關擴大輸入勞工問題,在去年十一月本會已作了一個深入的辯論。我當時提出,現時每日有150名持單程證來港人士,一年便有54,700人,無論經濟好壞,在單程證制度下,香港每年輸入大量抵技術勞動力,為勞動市場提供大量的生力軍,這是客觀的事實。在政府人口政策諮詢文件裡指出,只有48%適齡工作的單程證人士從事經濟活動。我認為,如何提升單程證人士的勞動參與率,這不但是從勞動市場着眼,更重要是讓新移民更好地融入社會,都是政府應該努力的方向。

我建議政府總結在2010至2012年推行的就業導航計劃,推出新一輪針對新移民的就業導航措施,計劃更可考慮為特定的行業而設,為新移民提供就業指導,並當參加者工作了一段時間後,便可分階段獲得工作鼓勵金。我相信這措施有助新移民融入社會,有助提供市場的勞動力,是一個雙贏建議。

在2012年,致命的建造業工業意外有24宗,去年有22宗,今年首季已有10宗。這些數字可說是怵目驚心,原動議提出要確保公營房屋及基建工程如期落成,但隻字不提確保工人的生命安全得到保障,這是一個很大的遺漏。我不同意以勞工生命作為經濟發展的代價,在去年,我在本會提出保障職業安全動議,便是目睹建造業的致命意外持續高企,甚至有惡化的情況,希望從速改善。公屋興建以至各項公共工程要如期完成,以至如原動議所說的提早完成,必須有一個前題,不能為了趕工忽略工業安全,不能以工友的生命作趕工的賭注。

我在去年的動議已指出,房委會的工地有一套三管齊下的工地安全措施,設有安全的稽核制度,這些措施證明是有成效的,房委會工地的千人意外率遠遠低於整體建造業水平,工地工業死亡意外過去三年多來只有一宗。我再次促請政府,在未來展開的各項公營房屋及基建工程,採用房委會工地的施工程序,保障工友的生命安全。

主席,現時勞工顧問委員會已有補充輸入勞工計劃,輸入外勞。根據入境事務處的資料,截至二○一三年底,按「補充勞工計劃」在港工作的外勞共有2 976名,當中包括了長者護理員、隧道挖掘工、隧道掘進工等等。在今年初,勞顧會更同意識別出26個工種,當中包括土木及建築、電工、隧道相關工程,以市場工資供僱主申請輸入外勞,計劃可供輸入的工種範圍已相當廣泛,我看不到有另定機制,輸入外勞的必要。我作為勞工界的代表,堅決反對再架床疊屋,另設輸入外勞機制,我並先此聲明,若公共工程出現任何延誤,絶對不是勞工界阻撓輸入勞工造成的。

謹此陳辭

2014-6-11 工傷補償 口頭質詢

六月 13, 2014 in 議會事務, 質詢 by poonsiuping

根據政府統計處發表的《2013年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報告》,飲食和零售業在去年年中合共聘用近50萬僱員,該數目約佔全港僱員總數的六分之一。有飲食和零售業人士向本人反映,業內有不少前線員工在工作期間需長期站立,因而罹患與下肢肌肉筋骨勞損(下稱"下肢勞損")有關的疾病。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過去3年,有沒有飲食和零售業僱員在受僱工作期間,因工作相關的下肢勞損引致永久地喪失全部或部分工作能力而根據《僱員補償條例》獲得補償;若有,詳情為何;若沒有,原因為何;及

(二) 鑒於現時上肢勞損如手或前臂的腱或相關腱鞘的外傷性炎症已列為職業病,會不會把下肢勞損的疾病(例如膝關節炎、下肢靜脈曲張及足底筋膜炎等)納入《僱員補償條例》附表2須補償的職業病一覽表;若會,詳情為何;若不會,原因為何?

負責答覆的政府官員: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

政府回覆: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6/11/P201406110390.htm

2014-4-9 2014至15年度財政預算案辯論

四月 16, 2014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過往財政司司長發表財政預算案,市民普遍關注預算案提出什麼利民紓困的措施,可以減輕生活的重擔。但今年的情況有點不同,財政預算案的討論,引起更多關注的是如何維持香港財政狀況的長遠穩定,避免入不敷支,令香港出現結構性的財政危機。

無庸置疑,出現這種轉變,是特首梁振英和財政司司長的施政關注各有不同,特首在去年增加長者生活津貼後,今年施政報告裡提出一個更具規模,需要政府每年開支逾三十億元的扶貧藍圖。此外,社會上種種要求改善弱勢社群生活的聲音,都觸動了以守財見稱,堅持財政持盈保泰的財政司司長的神經,以至預算案幾乎成了司長理財哲學的立場書。

在預算案的開端,司長指出香港的成功之道包括了自由經濟和簡單稅制,例子是香港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經濟自由度指數》長年第一,在世界銀行的《世界稅賦環境報告》名列前茅等,司長認為這是香港的比較優勢和社會價值,必須珍惜。不過,在這些成功之道的背後,也有些國際權威對香港的評估,司長是沒有,或不願提及的,如《經濟學人》指香港是全球群帶資本主義最嚴重地方,富豪財閥利用傾鈄的商業政策,巧取豪奪;稅務便利之下,香港的堅尼系數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成員中最為嚴重。我認為,這些財政司司長沒有提及的國際評價,更能反映所謂香港成功之道的本質,但這絕不應是香港追求的社會價值。

被財政司司長稱讚的香港稅制,是大半個世紀前的產物,但香港經濟經歷了六、七十年代的起飛;八、九十年代的轉型後,香港的社會面貌,已面目全非,市民的要求,亦有很大改變。現時,香港富裕階級積累財富的主要來源,包括了資本所得、股息、遺產等,完全免稅;在1996至2011年間,全港賺錢最多20%人口,他們所付的薪俸稅少於收入的10%,但他們的所得佔整體香港住戶所得逾55%,這個便是財政司司長引以為榮的稅制。

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裡說,留意到有市民擔心我們的支出增長過快,憂心香港走向福利主義。但市民對特區政府該如何使用公帑態度十分複雜,港大民意調查中心在財政預算案發表後進行的民意調查,當問及財政司司長說要控制開支,避免出現結構性赤字時,以至是否認為香港稅制公平時,都得到逾半市民認同;但問及預算案裡提出紓困措施是否足夠,又或問及市民覺得香港財富分配是否合理時,又有逾六成市民認為不足和不合理,要解釋這些相互矛盾的答案並不困難,這只是說明市民沒有把自己感受到的社會不合理現象,與制度掛鈎,沒有思考社會的不公平現象源於制度的不公平,並相信了政府一些片面性的香港成功之道的宣傳。

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裡引用了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書中的三個推算,以稅制和稅率不變作前提,對政府開支增長作不同程度的危機預測,我認為這前提大可斟酌。香港首次徵收直接稅是在1938至39年,當年殖民地政府開徵直接稅的原因,便是社會要應對戰亂裡極端不足的基礎教育、以至貧病幼弱的需要。我看不到香港必須緊守這個向既得利益者傾斜的稅制理由,若我們的稅制未能追上社會的需要,我希望財政司司長能借此機會全面檢討香港的稅制,諮詢市民意見,這會比預算案建議設立未來基金更為實際。

最後,我不得不提的是,司長在今年預算案裡提出的紓解民困措施只有五項,涉及的公帑約二百億,較去年預算案的十一項,涉及三百三十多億元大為減少。財政司司長解釋,行政長官在今年施政報告裡已提出多項扶貧助弱措施,改善基層生活。我同意這基本原則,財政預算案的紓困建議不應與施政報告裡提出的措施重覆,例如,特首在施政報告已提出了短期內推出具體措施,改善綜援,財政司司長便把去年多發兩個月的綜援標準金減為一個月。但對於非領取綜援的低收入家庭,在今個財政年度對他們的支援也大幅減少,我有很大保留,如取消電費補貼,代繳公屋租金亦由兩個月減為一個月。儘管施政報告裡提出建議,幫助低收入在職家庭,但這個建議最快亦要明年才能推行,司長的截流實在早了一點。

主席,政府在今年將新增2500多個公務員職位,將稍為紓緩公務員人手緊張的問題,在新增的職位中,約有670個職位取代了非合約公務員職位,但實際上,連續服務政府5年或以上的非合約公務員多達4700多人,我希望政府能加大力度,把這些擁有豐富的政府服務經驗的非合約公務員轉為合約公務員。

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