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4-14 2016至17年度財政預算案辯論

四月 14, 2016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調查顯示,財政司司長發表2016-17年預算案,是司長上任以來,發表9份預算案裡數一數二受市民歡迎的預算案。相對於一月份特首發表的施政報告,社會批評之聲不絕成了鮮明對比。我還記得在施政報告致謝動議的發言裡,批評特首沒有為社會的矛盾撕裂把脈;但在財政預案裡,司長在引言和結語裡,都花了不少筆墨,抒發對當下社會矛盾撕裂的看法和感受,盡管這些看法和感受並不是石破天驚,但引起不少市民共鳴。我相信,這是司長這份新瓶舊酒的財政預算案,得到市民認同的原因。

我不反對財政司司長對時局發表意見,我甚至認為司長對時局的分析大體中肯,切中時弊。但財政預算案始終是財政預算案,重心應是財政政策和措施,而不是其他。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發表後承認,這是一份沒有新意的財政預算。我一直不認同司長的理財方法,因此,我並不認為這是一份好的財政預算案。

在公共財政上,司長一方面強調審慎理財、量入為出,一方面把2015年四百五十億元投資收益撥入房屋儲備金,並把今年財政盈餘的三分一注入未來基金,即約一百億元。兩者加起來便是五百五十億元,不是一個小數目。司長在預算案裡解釋,表示要為香港的長遠需要作部署。投資未來,看似無可厚非。

在去年底,政府就未來退休保障安排諮詢市民意見,這也是投資未來,涉及香港長遠需要的部署。諮詢文件強調,退休保障安排要避免為下一代做成沉重負擔,一個不論貧富的退休保障無可避免加稅或開徵新稅。在這裡,我們看到了政府的未來觀,政府的政策措施不應增加社會的未來負擔,與此同時,政府應預留大量的儲備,留待未來社會發展之用。這便是司長一再強調的所謂量入為出政策。但香港今天的成就,是過往幾代人努力的成果,從現時豐厚的財政儲備裡多撥一點資源,改善基層市民的生活,讓劏房戶能盡快上樓,長者能有退休保障,病者能得到合時的醫治,我認為社會有這些要求,並不為過,要犧牲一代又一代人市民的權利,為未來預留大量的資源,這樣對曾為香港付出的一代很不公平。
  
在預算案裡,司長強調一直投放大量資源改善民生。司長說,教育、醫療服務和社會福利預算經常開支達1980億元,佔政府經常開支六成,較十年前增加超過八成。但開支增長的多少,合理與否不能只看淨增長的數字。比對十年前,香港的財政儲備是3,008億元,相等於十六個月政府開支,現在是8600億元,相等於政府24個月的政府開支。當過去十年,三大民生的經常性開支合起來增長超過八成,但政府的財政儲備增長則有近兩倍,這說明了司長的民生政策是慷慨,還是吝嗇,數字說明了一切。

如果我們的教育、醫療和社會福利服務已達一個與香港經濟發展相稱的水平,多留點儲備是無可厚非,但香港並非如此,無論是在教育、醫療和社會福利,還有很多需要改善。以醫療服務為例,司長說2016/17年度醫療衛生的開支達570億元,較10年前增幅超過九成。但實際情況如何?以急症室服務為例,2006-07年急症室服務第三級緊急個案,約兩成半的病人要輪候超過30分鐘,2014-15年上升到近三成;以專科輪候時間為例,比較2006-07和2015-16年度的數字,新界東聯網可以說是外科等候時間改善得最好的聯網,2006-07的外科例行個案的輪候時間最長要178個星期,即3年多的時間,2015-16年要輪候68個星期,即1年多的時間。這是在各個聯網中,等候時間改善最明顯的例子,但一個外科要等1年多才能得到診治,絕不是一個理想的狀況,與此同時,亦有些專科的輪候時間不減反增,如港島西聯網的婦科例行個案,2006-07年的輪候時間最長達56個星期,2015-16年是158個星期。

司長,當我們看到這些數字,比對政府儲備和扣起來五花八門的資源,我們該為10年來醫療衛生經常性開支增長9成感到滿意,還是應感到慚愧。我們是否應減慢一點財政儲備的增長,增加多一點醫療衛生的開支,以至是否應打消設立未來基金的做法,首先改善社會當下的狀況?

在教育方面,我很高興預算案裡提出一系列的措施,加強專業培訓。司長說,政府一直致力培育切合本港需要的專才。但實際上香港的人才培訓出現嚴重的錯配,當中為害最烈的是副學士制度。副學士成立的目的是提升整體人口質素,但由於整個副學士的設計過於強調與費用昂貴的大學教育接軌,忽視職業培訓,結果造成了大批高不成,低不就,畢業還要償還大筆學費的副學士生。在預算案的建議主要惠及在職培訓,如為兼讀職業訓練局指定專業課程學員提供學費資助,及資助零售業從業員在職訓練等。但我相信,要真正做到培育切合本港需要的的專才,不能不檢討副學士制度,並重新確立職業教育為青年學莘學得一技之長,在社會上能有發展的主要途徑。

對於調整中的香港旅遊業,司長提出了三項短期措施,惠及旅行社、酒店、旅館和食肆小販,但忽略了同樣受旅遊業調整影響的旅運業,我希望司長能再考慮在旅遊業的短期受惠措施裡包括旅運業。

主席,我不打算對財政司司長的一次過的寬免派糖措施作過多的評論,一方面是這些措施只是新瓶舊酒,此外,制度上改革遠較年復一年的派糖措施更有效改善社會的貧富差距。但在預算案裡,司長仍為所謂優化補充勞工計劃護航,就如司長在財政預算案裡說,未來一年本地經濟情況,難言樂觀,我們需要及時採取適當措施,提振經濟,支持本地企業,保障市民就業。但擴大輸入外勞,與保障市民就業背道而馳,勞工界堅決反對。

最後,我很希望預算案裡提出為長者而設的銀色債券發債成功,並以此為第一步,特區政府能為廣大僱員的退休保障作更大承擔。

謹此陳辭

2016-02-17 施政報告 議案辯論(公務員)

二月 19, 2016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社會愈撕裂,公務員和紀律部隊愈會成為磨心,年初一的騷亂便是一個明顯例子。在施政報告公務員隊伍一節,特首說公務員全心全意支持和配合政府有效施政。對公務員來說,執行政府的政策決定是職責所在,即使是萬般不願意,在崗位便要履行相關的責任,這並不代表公務員沒有抱怨。

近年公務員的工作量排山倒海,再加上市民要求越來越高,不少前線公務員向我表示,市民對政府不滿的怨氣發洩在公務員身上,因此公務員的士氣受到影響。特首在施政報告裡說要建立和鞏固與公務員隊伍的新型伙伴合作關係,加強聯繫溝通。而但只講聯繫溝通不會是不能達到建立新型伙伴合作關係,亦不能解決公務員面對的問題,我懇請政府回應公務員多年來的訴求,包括公務員長年累月爭取的中醫治療、劃一所有公務員每周總工時44小時、取消非公務員合約制等。

主席,由於施政報告的致謝動議出現多個修正案,我必須申明我對致謝動議的睇法。我認為,就行政長官到本會宣讀未來一年的施政工作,立法會禮貎上表示感謝,僅此而已,並不表示本會同意施政報告的各項建議。因此,我原則上不同意對一個禮貎性的議案作出修正。但今次的施政報告辯論是本屆議會最後一次討論特首的施政政策,對於特首競選前向勞工界的承諾,包括立法制定標準工時及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至今仍落實無期,因此,對特首的施政報告深表遺憾。

謹此陳辭

2016-02-17 施政報告 議案辯論(福利衛生)

二月 19, 2016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這是本屆立法會最後一次審議特首梁振英的施政報告。在2013年,特首上任後首次向本會提交施政報,說會成立退休保障專責小組,「以開放、務實及審慎的態度,深入探討退休保障,客觀分析不同意見,就退休保障的路向建立共識。 」2014年,特首又在施政報告說「政府會以開放及務實的態度,考慮退休保障的未來路向。」2015年,特首還是在施政報告說扶貧委員會未來幾個月會啓動訂定諮詢的框架及內容,期待社會作理性和務實的討論,從長計議,凝聚共識。來到今年,特首還是在呼籲大家積極提出意見,共同深入、知情、客觀及理性討論。一個退休保障諮詢工作,由本屆立法會任期開始,到本屆任期結束,四年多來,都只是翻來覆去地說諮詢。一個老生常談的全民退休保障建議,蹉跎了多少歲月,又有多少長者苦等退休保障多年,最後等不到便離開我們。

有關退休保障何去何從,最終離不開社會是否支持一個全民退休保障的安排,如果支持,財政上如何持繼可行。但政府的諮詢文件甚具挑釁性,把是否支持一個全民退保安排改為不論貧富方案和有經濟需要方案,把一個退休保障的基本權利問題變成一個經濟問題,按此推論,若未來我們要檢討長者高齡津貼,政務司司長大可稱為不分貧富長者高齡津貼方案與有經濟需要長者高齡津貼方案,在命名上把不同方案標籤化,貎似客觀,實質政府早有立場,傾向路人皆見。特首還在施政報告說客觀理性討論,呼籲大家積極提出意見,我只能說,不知從何說起。

在退休保障諮詢文件裡,政府把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放在一起討論,目的是要把問題複雜化。只要我們看看特首的行政長官競選政綱,「逐步降低強積金戶口內僱主累積供款權益用作抵銷僱員長期服務金」是放在僱員權益之下,而退休生活保障下的優化強積金計劃,是指提供年金選擇、降低管理費、推出回報穩定投資產品等,不涉及取消對沖強積金。很明顯,特首亦知道取消強積金對沖和優化強積金保障不能混為一談,現時,政府偷龍轉鳳,不惜自相矛盾,把取消強積金納入退休保障諮詢文件裡,是借較複雜、要花較長時間討論的退保安排,轉移市民的視線,拖延社會要求取消強積金對沖的安排,我對政府的做法感到遺憾。

除了退休保障外,長者照顧服務也是市民大眾非常關注的問題。特別面對人口老化,如何做好醫療護老工作,是政府很大挑戰。目前政府的社區及院舍照顧無論在量和質方面都令人擔憂。量方面,儘管特首每年在施政報告都會宣佈增加若干的名額,然而對縮減輪候人數、或輪候時間的目標仍舊一律不提,輪候中的長者只能望梅止渴。我很高興聽到政府說,鼓勵青年人「先聘用後培訓」的先導計劃獲正面反應,我期待政府增加培訓名額,盡快為護理行業輸入新血。在質素方面,施政報告裏面提到,當局計劃在2016-17年度合併「安老院牌照事務處」及「殘疾人士院舍牌照事務處」,在事務委員會上政府提到合併兩個事務處後會加強巡查違規機構及檢討發牌機制。我期待監察制度上的改革可提升行業的質素,讓市民安心使用私人院舍服務。

醫療衞生方面,自願醫保計劃輾轉討論諮詢,時間也不在全民退保之下。但自願醫保計劃中核心部分——高風險池,至今無法落實。自願醫保計劃變為一些小修小補的建議,這便是施政報告所說的,訂定保險產品最低要求、擬定標準保單條款及條件、規劃現有保單的轉移安排等。這與社會的期望有很大的落差。

謹此陳辭

2016-02-17 施政報告 議案辯論(人力)

二月 19, 2016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特首發表了施政報告後,社會普遍評價不佳,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民調顯示,有過半數的市民不滿意施政報告,滿意的不足兩成。社會撕裂,特區政府在民意裡一直處於弱勢,市民對施政報告反應負面並不意外。令人感到失望的是,儘管施政報告的主題是強調「促進和諧,繁榮共享」,但整份施政報告沒有為香港社會的不和諧把脈,亦沒有提出具體措施,促進社會和諧。

現時,我看到特區政府的言行施政,和促進社會和諧是南轅北轍,一個明顯的例子是上個月,特首出席商界午餐會,在會上特首表示「要代表香港市民多謝商界交稅,令今年利得稅款創新高,政府可藉此改善港人生活質素。」特首要和諧商界無可厚非,但因為商界有交稅,便要代表香港市民多謝商界,對普羅大眾是莫大的諷刺。香港的利得稅率是16.5%,是全球有數低利得稅地區,並且股息、繼承資產這些主要的致富來源,是完全免稅。與此同時,香港的貧富差距在已發展地區名列前茅,我看不到因為香港商界準時交稅,因為今年的利得稅款創新高,香港市民便要感謝商界,相反,利得稅款創新高只是說明,商界過去一個財政年度賺了不少市民的血汗金錢,理應是商界感謝香港市民才對,但特首倒果為因,要市民感謝賺到盤滿砵滿的商界,這樣的言論,對社會和諧一點好處也沒有。

在1996年至2011年,社會上收入最多的20%人口,他們所交的稅款一直低於收入所得的10%,但他們的收入所得,却佔了全港住戶所得55%,按特首多謝商界的邏輯,香港市民是否要多謝這些富商巨賈,打工皇帝交稅,政府可藉此改善港人生活質素?在2010年,特首還未當上行政長官,他在報章撰文批評特區政府的理財政策有兩個誤區,一是以為滴漏效應能惠及不同階層;二是香港一直沒有分配的意識和政策。若把特首這番言論比對今天多謝商界納稅,立場觀點可說是移形換影,話變就變。

今年香港的經濟發展可說是烏雲密佈,風雨將至。在去年下旬,已有投資機構估計今年的失業率會升至4.5%,除了建築行業就業人數增加外,進出口貿易及批發、旅遊、金融保險和地產都會萎縮。在農曆新年前,政府公佈了上年零售業數據,較2014年跌3.7%,情況比2003年沙士侵襲還要嚴重。面對內地經濟放緩,全球經濟波動,政府如何帶領社會面對逆境,施政報告對此幾無着墨,反之,特首仍強調背靠內地的優勢,高談一帶一路,與社會現實情況嚴重脫節。

面對經濟的衝擊,首先影響的便是基層勞工,但諷刺的是施政報告裡說勞工問題,說得最具體的是加快處理建造業的輸入勞工申請,施政報告對基層勞工的切身問題,不是隻字不提便是輕輕帶過。在施政報告第135段表示,未來數年建造業仍欠缺約10,000至15,000名技術工人。有必要輸入勞工,滿足發展需要。事實上,香港一直有輸入勞工,並且,勞工顧問委員會的勞方委員願意配合,以滿足香港發展的需要。現時,勞工界反對是不依既定輸入勞工機制辦事,以優化為名,實質上削弱現有監管輸入勞工的機制。直至今天,勞顧會仍未同意任何有關所謂優化補充勞工計劃下輸入勞工申請,計劃仍未落實,施政報告便說將檢討計劃的成效,完全妄顧現實。

在過往,我在向特首表達政策意見時多次強調,我支持政府發展基建,提升市民生活質素,但基建項目應是細水長流,並在經濟盛衰週期裡起調節作用。現時政府好大喜功,同一時間推動不同的大型工程上馬,人為製造人力資源緊張,才是所謂香港缺乏建造業工人的原因。面對香港經濟下行,失業率回升,加上如施政報告所說,在一月份,勞工處才開始啟用建造業招聘中心,政府又聯同建造業議會,推動建造業的技能發展,吸引新血入行,我並不認為,在現階段有必要進行所謂的優化補充勞工計劃。

要吸引年青人加入建造業,除了薪酬待遇、工作的滿足感外,行業的工業安全同樣重要,現時,建造業平均每兩星期便發生一宗致命的工業意外,這完全不能接受。有關工業安全問題,在施政綱領裡提到兩點,當中包括保障工人於高處工作的安全,推動使用合規格的流動工作台和要求工人使用繫有下頷索帶的安全帽,但這些措施遠遠不足。

此外,施政綱領稱,為改善高風險行業僱員的工傷保障,將成立專責小組,探討跨部門工作小組提出的建議。對此,我大惑不解。我在2014年立法會審議財政開支預算時曾就相關專責小組問題質詢政府,當時勞福局局長張建宗是這樣回應的:「該小組已由各相關政策部門組成的內部工作小組跟進,預計有關研究可在2014年年底或之前完成。」局長並沒有提及要成立另一個專責小組,研究跨部門工作小組的建議。現時施政綱領無端架床疊屋,以一個小組研究另一小組的建議,除了是虛應履行了特首在選舉政綱的相關承諾,我看不到有任何實質意義。

在施政報告勞工一節,不能不提立法保障標準工時,施政報告稱標準工時委員會已完成公眾諮詢及工時統計調查,委員會即將進行第二輪諮詢。我不希望第二輪諮詢仍只是圍繞一些模稜兩可的問題,必須提出實際改善長工時問題的具體立法諮詢方案。

主席,在去年十一月立法會已通過了強化職業教育議員議案的修正案,在施政報告裡提出在市區預留土地,供職業訓練局興建校舍,顯示了政府重視職業教育。但就如我在相關辯論裡指出,要強化職業教育,政府必須檢討副學士制度,避免副學士與職業教育同時爭奪不在傳統學校裡繼續升學的同學,並要加強職訓局前線員工的工作保障,以至把職業教育的資歷納入政府的招聘政策上,政府要多管齊下,才能真正讓香港的職業教育,茁壯成長。

謹此陳辭

2015-12-7 潘兆平議員2015年工作報告

十二月 7, 2015 in 封面圖片, 最新消息, 議會事務 by poonsiuping

p1

p2

p3

p4

p5

p6

p7

p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