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4-9 2014至15年度財政預算案辯論

四月 16, 2014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過往財政司司長發表財政預算案,市民普遍關注預算案提出什麼利民紓困的措施,可以減輕生活的重擔。但今年的情況有點不同,財政預算案的討論,引起更多關注的是如何維持香港財政狀況的長遠穩定,避免入不敷支,令香港出現結構性的財政危機。

無庸置疑,出現這種轉變,是特首梁振英和財政司司長的施政關注各有不同,特首在去年增加長者生活津貼後,今年施政報告裡提出一個更具規模,需要政府每年開支逾三十億元的扶貧藍圖。此外,社會上種種要求改善弱勢社群生活的聲音,都觸動了以守財見稱,堅持財政持盈保泰的財政司司長的神經,以至預算案幾乎成了司長理財哲學的立場書。

在預算案的開端,司長指出香港的成功之道包括了自由經濟和簡單稅制,例子是香港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經濟自由度指數》長年第一,在世界銀行的《世界稅賦環境報告》名列前茅等,司長認為這是香港的比較優勢和社會價值,必須珍惜。不過,在這些成功之道的背後,也有些國際權威對香港的評估,司長是沒有,或不願提及的,如《經濟學人》指香港是全球群帶資本主義最嚴重地方,富豪財閥利用傾鈄的商業政策,巧取豪奪;稅務便利之下,香港的堅尼系數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成員中最為嚴重。我認為,這些財政司司長沒有提及的國際評價,更能反映所謂香港成功之道的本質,但這絕不應是香港追求的社會價值。

被財政司司長稱讚的香港稅制,是大半個世紀前的產物,但香港經濟經歷了六、七十年代的起飛;八、九十年代的轉型後,香港的社會面貌,已面目全非,市民的要求,亦有很大改變。現時,香港富裕階級積累財富的主要來源,包括了資本所得、股息、遺產等,完全免稅;在1996至2011年間,全港賺錢最多20%人口,他們所付的薪俸稅少於收入的10%,但他們的所得佔整體香港住戶所得逾55%,這個便是財政司司長引以為榮的稅制。

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裡說,留意到有市民擔心我們的支出增長過快,憂心香港走向福利主義。但市民對特區政府該如何使用公帑態度十分複雜,港大民意調查中心在財政預算案發表後進行的民意調查,當問及財政司司長說要控制開支,避免出現結構性赤字時,以至是否認為香港稅制公平時,都得到逾半市民認同;但問及預算案裡提出紓困措施是否足夠,又或問及市民覺得香港財富分配是否合理時,又有逾六成市民認為不足和不合理,要解釋這些相互矛盾的答案並不困難,這只是說明市民沒有把自己感受到的社會不合理現象,與制度掛鈎,沒有思考社會的不公平現象源於制度的不公平,並相信了政府一些片面性的香港成功之道的宣傳。

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裡引用了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書中的三個推算,以稅制和稅率不變作前提,對政府開支增長作不同程度的危機預測,我認為這前提大可斟酌。香港首次徵收直接稅是在1938至39年,當年殖民地政府開徵直接稅的原因,便是社會要應對戰亂裡極端不足的基礎教育、以至貧病幼弱的需要。我看不到香港必須緊守這個向既得利益者傾斜的稅制理由,若我們的稅制未能追上社會的需要,我希望財政司司長能借此機會全面檢討香港的稅制,諮詢市民意見,這會比預算案建議設立未來基金更為實際。

最後,我不得不提的是,司長在今年預算案裡提出的紓解民困措施只有五項,涉及的公帑約二百億,較去年預算案的十一項,涉及三百三十多億元大為減少。財政司司長解釋,行政長官在今年施政報告裡已提出多項扶貧助弱措施,改善基層生活。我同意這基本原則,財政預算案的紓困建議不應與施政報告裡提出的措施重覆,例如,特首在施政報告已提出了短期內推出具體措施,改善綜援,財政司司長便把去年多發兩個月的綜援標準金減為一個月。但對於非領取綜援的低收入家庭,在今個財政年度對他們的支援也大幅減少,我有很大保留,如取消電費補貼,代繳公屋租金亦由兩個月減為一個月。儘管施政報告裡提出建議,幫助低收入在職家庭,但這個建議最快亦要明年才能推行,司長的截流實在早了一點。

主席,政府在今年將新增2500多個公務員職位,將稍為紓緩公務員人手緊張的問題,在新增的職位中,約有670個職位取代了非合約公務員職位,但實際上,連續服務政府5年或以上的非合約公務員多達4700多人,我希望政府能加大力度,把這些擁有豐富的政府服務經驗的非合約公務員轉為合約公務員。

謹此陳辭

2014-3-21 鼓勵工業界回流發展,令本港產業更多元化 議案辯論

三月 24, 2014 in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在六、七十年代,香港曾經是全球有名的製造業基地,成衣、電子產品行銷世界,在這段香港製造業的黃金歲月裡,養活了香港數百萬的人口,促成了香港經濟起飛。隨後的發展便是大陸開放改革,吸引了香港製造業北上發展,香港的經濟亦向第三產業過渡。

這是香港過去數十年發展的一段軌迹,今天,香港的經濟狀況如何呢?我引用財政司司長剛發表的財政預算的演辭說:「截至2012年,貿易物流、金融、旅遊和專業服務四大支柱產業,十年內的累計增長百分之八十四,高於同期整體經濟增長,聘用超過一百七十萬名僱員,佔全港勞動人口近一半,貢獻近六成的本地生總值,對香港經濟舉足輕重。」

在今個世紀初,廣東省亦提出的經濟發展的戰略性口號 – 「騰籠換鳥」,即強調廣東省的經濟不能滿足勞動密集,技術含量低的製造業,必須向高新科技轉型。隨着內地的經濟水平提升,不少香港廠商,在內地經營成本愈來愈重,不得不遷往經濟發展程度更低地區設廠,這成了一時趨勢。

今天的動議是鼓勵工業界回流發展,令本港產業更多元化。香港市民,當然希望香港的產業能多元發展,這不但可在經濟週期裡,減輕香港的經濟波動,同時讓年青人有更多發展機會,各展所長。在這個前提下,工業界希望回港發展,相信沒有人會反對。

但時間不能倒流,若工業界的回流是要延續六、七十年的粗放式經營,已沒有可能。這不是政府的政策問題,同時亦是香港的經濟發展已過了這個階段。
工業界要在香港重新上路,必須有新的支撐點,我亦很希望香港的工業家,在新的支撐點下在香港投資設廠,政府在政策上有所配合,讓香港工業產品以至香港品牌,再揚威世界。
主席,香港當下有一個急待發展的工業,但可能與工業回流沒有直接關係,便是環保工業。早前就是否擴建堆填區引起社會很大的迴響,有意見指政府應先鼓勵發展環保工業,推動廢物循環再造,以減輕堆填區的壓力。然而,環保工業與其他行業一樣,都面對租金昂貴的問題。有地區團體向我反映,即使他們能申請環保基金資助,往往在找適合舖位上遇到重重阻難,這例子正好反映本地工業為何難以生存,同時,政府需要更多的政策,扶助環保工業的發展。

謹此陳辭

2014-2-14 施政報告 議案辯論(公務員)

二月 14, 2014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今年施政報告公務員事務上終於有新猷,政府將增加一所新的公務員診所及加強專科牙科服務,這些政策有助提升公務員士氣。不過,不少公務員工會的朋友向我反映,他們最希望政府為公務員提供中醫服務,施政報告表示,未來在將軍澳興建一所中醫院,既然如此,政府為何遲遲不回應公務員的訴求,為公務員提供中醫服務。

施政報告建議於在2020年前興建2200個紀律部隊的宿舍單位,這只是一項「好過無」的政策。去年中,紀律部隊仍欠缺6000多個宿舍單位,平均輪候時間需要13至14年,新政策只是杯水車薪、稍為紓緩情況。歸根究底,新政策依然解決不了紀律部隊長期欠缺宿舍的問題。我促請政府盡快展開解決紀律部隊欠缺宿舍單位的研究,並公佈2200個宿舍單位將如何分配、每年有多少個新宿舍單位落成、第一批單位何時落成等具體安排。

對於一些存在已久,勞工界和不少公務員團體已一再向政府反映意見,如人手不足、外判和合約制等問題,既影響公務員的士氣,亦影響政府向市民提供的服務質素。這些問題,施政報告只是輕輕帶過,沒有誠意解決。

主席,由於施政報告的致謝動議出現多個修正案,我必須申明我的取態。我認為,施政報告的致謝議案是一個中性議案,就行政長官到本會宣讀未來的一年的施政工作,立法會禮貌上表示感謝,僅此而已,並不表示本會同意施政報告裡的各項建議。我尊重議會這種禮貎,盡管不少的修正案的提出的意見,如李卓人提出的要求取消強積金的對沖的建議,我完全支持,在我的講詞裡,亦充分反映了這一點,但原則上,我不同意對一個禮貎性的議案作出修正,提出個人訴求,否則,不同觀點立場的議員,各自提出修正案,這並不是理想的處理施政報告辯論的方法。

謹此陳辭

2014-2-14 施政報告 議案辯論(人力)

二月 14, 2014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在施政報告發表前夕,包括我在內的三名勞工界立法會議員與勞工顧問委員會六名勞方代表共同發表了一份聲明,要求政府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和反對擴大輸入外地勞工。這兩個訴求在施政報告裡都沒有明確的回應,因此,作為立法會勞工界的代表,我對施政報告裡的勞工政策深感失望。

就取消強積金的對沖機制,有傳媒報導,政府原本已寫在施政報告內,但基於部分商界財團聯手反對,政府最後刪除了整個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段落。勞工界和商界兩陣對圓,結果,政府的政策仍是傾向商界利益。

隨著人口老化,退休潮迫在眉睫,強積金成立的目的,便是為僱員未雨綢繆,保障退休生活,但十多年來,因對沖安排,強積金供款不斷被蠶食,令強積金根本保障生活的作用盡失。近年勞動市場外判成風,很多打工仔女每兩三年便被迫更換僱主,亦把強積金對沖得七零八落。民間一直要求政府成立全民退休保障,政府至今沒有任何承諾。面對強積金的漏洞,施政報告又屈從商界利益,不願改變。若基層僱員的退休生活沒有任何保障,晚年最終亦要靠社會福利照顧,大大增加公帑壓力,因此,取消強積金與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對沖應盡快推行,否則損害的並不單單是打工仔女的權益,而是整個社會都要承擔後果。

與退休保障相關的是家庭照顧者,若強積金對沖是政策漏洞,強積金不包括家庭照顧者便是政策歧視。一方面,家庭照顧者作為家庭的重要支柱,默默無償付出,為香港經濟作出貢獻,但他們的退休生活完全被忽略。勞聯建議政府為家庭照顧者成立強積金供款,但政府至今仍迴避家庭照顧者的退休保障問題。

在施政報告第149項提及,「政府正全面檢討工務工程策略,推動建造業健康發展並提高其生產力……積極處理人手不足的問題。」現時建造業、機電業等所謂「人手不足」的行業,大多是高勞動量的工作,工作環境也相對惡劣,加上行業的陳規陋習,工作不穩定,拖糧欠薪等問題十分常見,要吸引更多年青人投身建造業,行業制度在工資、管理、職業的穩定性等各個方面,必須進一步完善。我十分憂慮政府最終以「人手不足」爲藉口,爲擴大輸入外勞開綠燈,既損害本地工人的待遇和權益,亦妨礙提升行業水平。

事實上,現時已有足夠的途徑讓僱主按需要輸入外地勞工,在去年11月,我在本會提出動議的修正案,指出任何僱主希望輸入外勞,都可以透過現行機制提出申請,不存在要擴大輸入外勞的情況。根據人口政策諮詢文件的數字,2012年底,香港只有2415名輸入工人,佔總勞動人口0.1%。但實際情況並不如此,在2012年便有超過47,000多名,15歲或以上人士持單程證來港,以單程證人士勞動參與率48%計算,2012年已有逾20,000名的生力軍,投入勞動市場裡的低技術工種。無論香港經濟的好壞,在單程證制度下,香港每年輸入大量勞動力,為香港低技術工種提供大量生力軍,這是客觀的事實。現時失業率有所改善,部分僱主便叫嚷輸入外勞,完全漠視香港勞動市場的獨特環境。

勞動力供求和政府的教育政策,以至社會風氣息息相關。本港青少年失業率一直高企,2013年第3季,20至24歲的失業率是10.7%,15歲至19歲的失業率更是14.9%,青少年失業率高企有多方面的原因。政府應有針對性的措施,為下一代提供支援,減少青少年失業。我認為,改善學徒訓練計劃能為不同行業帶來新血,鼓勵更多青年人報考,提升形象和水平,才能真正達致「讓年輕的 各展所長」。

長久以來,本港學生入讀資助大學的比率一直只維持在18%。面對全球化的競爭,知識型社會的轉變,政府有必要提供更多的資助學位,讓在公開試考到入讀大學資格的學生,都能入讀大學資助學位,而不是要迫他們選讀副學位課程,在兩三年後再爭奪副學士銜接大學的資助學位,無謂增加同學的讀書壓力和經濟負擔。

主席,我是職業安全健康局的現屆委員,在去年,立法會曾通過我動議的保障職業安全議案,可見,保障職業安全是本會的共識。近年政府展開多項大型基建,工傷意外不時出現。在上星期,落馬洲一個建築地盤又發生奪命工業意外,一名壯年工友在盤失足墮斃,遺下妻子和一個年僅20個月的孤雛。特首的施政報告發言,僅以不足一百字的一小段交待職業安全,內容陳腔濫調,完全看不到政府加強職業安全的誠意。特首還在競選政綱中曾承諾,成立包括勞、資雙方及勞工處長代表的專責小組,研究改善高危工種工人的工傷保障,當中包括保險、賠償、治療及康復服務等。我期望政府能盡快成立該小組,為職業安全打好基礎,避免意外的發生。

謹此陳辭

2014-2-13 施政報告 議案辯論(福利、醫療)

二月 13, 2014 in 議會事務, 議會發言 by poonsiuping

主席:

在行政長官今年發表的施政報告後,我心情有點矛盾,一方面,施政報告沒有處理勞工界多年來的訴求,甚至臨門失腳,剔除了取消強積金的對沖安排,我感到很失望;但另一方面,施政報告提出了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劃(下稱計劃),這是香港回歸17年來,第一份施政報告提出具體措施,願意對低收入家庭作長遠的承擔,改善他們的生活,儘管政府現階段的建議和我的看法有比較大的落差,但我對計劃仍充滿期望。

在去年十月,我向行政長官反映施政報告意見時提交了一份援助低收入家庭的建議書,建議一個兼顧家庭和個人的扶貧方案,在家庭方面,若在職家庭收入是該組別家庭收入中位數的一半或以下,則同住非在職直屬家庭成員,可獲該組別家庭收入中位數5%津貼;在個人方面,全職僱員月入是入息中位數的一半或以下,可得全額交通津貼,月入是入息中位數的一半至七成,可得半數交通津貼。無論家庭與個人的扶貧措施,均不設資產審查。

對於政府的方案,有幾點可與政府商榷。在整個低收入家庭援助的討論裡,政府堅持要資產審查,按政府的說法,資產審查是為確保資源有效運用,但這並不符事實。政府的學前教育學券計劃;資助高等院校的學士學位;香港的公共醫療服務;以至今年施政報告建議增加一倍金額的長者醫療券,都沒有資產審查,這些都是隨手舉出的例子,為什麼要低收入家庭必須要有資產審查,才符合確保資源有效運用?

我認為,綜援計劃有資產審查是需要的,因為綜援的目的是為經濟上無法自給的人士提供安全網,但計劃的性質與無法自給的綜援完全不同。政府一方面鼓勵市民儲蓄,為退休作好準備,另一方面卻將積穀防飢的貧窮戶拒於門外,政策自相矛盾。現時,政府建議沿用租住公屋的資產限額,作為計劃的申請標準,這是一個相對寬鬆的安排,我相信絶大部在職的低收入家庭都能受惠,但與其如此,政府能否放開一點,取消資產審查,以在職家庭的收入作為計劃的申請標準,這不但可鼓勵更多基層家庭,出外工作,並可節省計劃的行政成本。

施政報告提出計劃同時,沒有釐清與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劃的關係,只是在施政綱領裡表示會在今年全面檢討。在過往,勞聯的前立法會議員李鳳英,對政府以交津作為扶貧措施有很多批評,我們認為,當施政報告提出了具體的扶貧建議後,交津應還原援助個人為目標,並調整津貼的金額。

除了應否要資產審查外,另外的關注點是如何釐定在職定義和補貼的計算方法。根據傳媒報導,政府建議申請人每月工時達208小時或以上,便可領取1000元的基本津貼額,每月工時在144至208之間,可領取600元的津貼額。按勞工處發表的標準工時研究報告統計,在2011年,每周合約工時平均為45.2小時,每月便是180.8小時,未達208小時的標準。換言之,在職的低收入人士,即使願意每月工作208小時,勞動市場裡也未必能提供足夠的相關工種。此外,政府在鼓勵五天工作的同時,卻要計劃的申請人每星期工作六日,每日工作8小時,才能領取標準金額,在情在理,都很難說得過去。

按勞工法例規定,每月工作四周,每周工作不少於18小時,便符合勞工法例裡連續性僱員合約定義,獲得勞工法例保障,這也是釐定現時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劃的基礎。即使在勞工處標準工時政策研究報告裡,把全職定義為非兼職員工,而兼職工的定義為每周工作少於5天;或每天工作少於6小時或;或每周工作少於30小時。明顯,政府的建議與勞工法例的連續性合約僱員,以至標準工時報告裡的全職僱員的定義都不同。現時,社會還在醞釀立法制定標準工時,如何釐定計劃的工時標準,十分敏感,政府必須小心處理全職和兼職僱員的標準。勞聯和不少的勞工團體建議每周工作44小時,作為標準工時,這可作為一個討論基礎,把計劃的工時定在一個合理水平。

計劃以申請人的工時作為審批標準,但工時的組合可以靈活多變,若以家庭作為工時計算單位,只要家庭成員受聘的總工作時數,達到計劃的要求,同樣可獲基本津貼額,這不但鼓勵更多人就業,並且能令更多的清貧家庭受惠。

政府建議把計劃的津貼基本金額劃分兩級,分別是1,000元和600元,每名家庭兒童有另外的800元津貼,這較我提交的建議,以相同家庭收入中位數的5%更為慷慨,若按收入中位數計算,2012年四人家庭收入中位數是28,500元,5%是1,425元,少於政府建議的2,600元,我理應歡迎政府的建議,但我的建議是與家庭收入中位數掛勾,易於理解,亦方便日後調整,若政府認為公帑有餘力進一步協助清貧家庭,我建議政府把家庭收入中位數的5%的津貼額提高,而不是硬性假設一個津貼金額。

據行政長官表示,爭取計劃在明年推行。我們不知道這個時間是指明年的年頭,還是明年年尾,若以年頭計算,我們有一年時間,若年尾便基本上是兩年,並且這也是只爭取落實的目標時間。但在計劃落實前,在施政報告裡為「N無家庭」提供援助,主要是關愛基金一次過的生活津貼,二人家庭7,000元,三人家庭或以上10,000元,這只是聊勝於無的援助。

要有效幫助「N無家庭」,對症下藥的方法是為公屋輪候冊上的家庭提供租屋津貼,並對一定樓齡的私人住宅實施租金管制,這才真正紓緩「N無家庭」的生活壓力。

除了貧窮問題,另一個社會重大課題是人口老化。在施政報告裡提出了多項的安老措施,當中包括了「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增加安老宿位的供應。但言猶在耳,政府便因發展新界東北,要收回石仔嶺老人院。在去年我跟立法會部份同僚曾探訪石仔嶺老人院,這是香港難得的一個社區,讓老人家安享晚年,這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突顯特區政府一方面要大興土木,覓地建屋,一方面又要安老保育的政策矛盾。我很希望政府能保留石仔嶺這彌足珍貴的社區,若政府發展新界東北最終要收回石仔嶺,我建議政府較施政報告的「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多走一步,不局限於私人土地,政府直接撥出土地,興建院舍,供相關組織繼續營運,以維繫整個社區。

事實上,安老院舍的核心問題並不純粹是宿位不足,更深層的問題是營辦院舍租金昂貴,租金調整的幅度亦難預測,令經營者無法作長遠投資,並要從各方面省節開支,引發出一系列的問題,包括院舍設施簡陋、衛生環境惡劣,低工資請不到足夠的護理人員等等。施政報告預留8億元,在未來三年推出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讓錢跟人走,長者可自行選擇院舍,但私人院舍的服務在維持合理收費水平同時,不大幅提升服務水平,結果只會讓長者卻步。

施政報告建議把長者醫療券由1,000元增加至2,000元,自然會受70歲或以上的長者歡迎。但70歲以下的長者沒有任何的醫療券補助,這並不是一個合適的安排。病向淺中醫,我們更應該鼓勵較年輕的長者注重健康,現行政策是65歲以上的長者已獲發長者卡,既然65至69歲的市民已是長者,他們也應獲發醫療券,鼓勵他們盡早檢查身體,有不適便接受診治,避免病情惡化。我敦促政府盡快檢討發放醫療券的制度,降低發放的門檻至65歲,65歲或以上的長者醫療券金額,可以是現時長者醫療券的一半。

主席,施政報告表示,政府有意在啟德興建一所急症室全科醫院,在將軍澳設立一所中醫院,以紓緩公營醫療的壓力,但興建新的醫院必須有足夠的醫護人員才能運作。早前我曾參觀新建的北大嶼山醫院,由於醫護人員不足,北大嶼山醫院一些服務無法展開,政府要興建新醫院的前提是要保證香港有足夠的醫護專業人手,但施政報告完全沒有提及有何計劃培養足夠的醫護人員,確保醫療系統可長遠持續發展。

謹此陳辭。